涉黄诱导支付一年欺诈7个亿 违法APP源码公开销售

2017年06月12日中国青年网

涉黄诱导支付一年欺诈7个亿 违法APP源码公开销售

文/代国辉 责任编辑/杨妍

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据:一段仅30秒的色情视频分成3次播放,每次播放就能骗取上百元,一年欺诈近7亿元。

因被色情视频吸引,越来越多的网友遭受色情诱导支付的欺诈。

究竟是谁设计了诱导支付程序?它又是如何出现在你浏览的手机网页上的?诱导程序如何逃避监管?哪些人从中获利?

2017年5月,《消费者报道》通过调查,揭开涉黄诱导支付产业链背后的神秘面纱。

一年诈骗达7亿元

陈洪(化名)是大量遭受涉黄诱导支付欺骗的网友之一。5月4日傍晚,他在用手机浏览网页的过程中,一个含有色情信息的广告链接从界面弹出。

链接指向一个名为“夜色快播”的色情网站。陈洪随便点开一个视频,发现可以直接观看,但视频播放10秒后,暂停了。

界面跳出一个新窗口,提示要充值18元成为黄金会员,可通过微信和支付宝支付。为了增加可信度,开发者在支付界面还添加了备注:开通会员后没有想看的资源,20分钟内可申请退款。

  

为了看完整的视频,陈洪选择通过微信支付。充值完成后,界面跳转回视频播放界面。视频播放到20秒时再次停止。一个新的界面重新跳出来,提示要充值35元升级成铂金会员,可以免费观看网站的所有视频。

犹豫了一下,他仍然选择了相信,再次用微信支付了35元。然而视频播放到30秒时戛然而止,页面一片空白,怎么点击都无效。

到这里,陈洪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同样的案例不在少数。根据第三方投诉平台聚投诉负责人介绍,从2016年9月截至2017年5月12日,聚投诉共接到7000多件内容相近的投诉案例,占平台总投诉量22%。这样的投诉量不算少。

截至目前,虽然诱导支付呈现出不同模式,如微信入群、色情片段和直播等,但利用色情内容进行欺诈,是涉黄诱导支付的本质。

小黑(化名)是一名网络信息安全行业的从业者,今年初,他开始在他的微信公众号(一本黑)揭露部分行业的潜规则,其中就包括涉黄诱导支付行业。

他请两个IT行业朋友破解了一个名为“成人大片”的涉黄诱导支付APP,发现这个行业利润之高令人咋舌。

“仅这一款APP的安卓端,每天装机量将近20万,订单数量8万笔,充值额达到两百五十多万。”小黑告诉《消费者报道》,“如此算来,一个月就是六千万,一年就能有七个亿。”

从事诱导支付行业的部分人士称该行业为灰色产业,只是打了法律的擦边球。他们认为平台所提供的视频“不漏点”,也未发生性行为,或还不能称之为“淫秽色情”。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本刊找到了为国内多个直播平台提供“色情内容鉴定”服务的广州图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鉴黄师姜泽荣明确讲道:“这种视频已经涉黄,有明显的性诱导。”通过该公司的“色情信息鉴定系统”,涉黄诱导支付平台提供的视频中有部分内容被鉴定为“色情”。

  

从鉴定结果看来,部分视频镜头已然接近色情程度满分(100分)。姜泽荣解释道:“我们对色情信息的鉴定结果分为‘色情’、‘性感’和‘正常’三种。‘色情’得分越高说明越确定属于此类性质。”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分析道,如果用户试看的视频内容属于“淫秽物品”,那么平台就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再者,用户被诱导进行充值就涉及“欺诈”,从刑事角度来讲,就涉及“合同诈骗”。

聚投诉相关负责人认为,虽然每个独立的的诱导支付案件还达不到立案标准,但实际上每个APP已形成大规模诈骗。

诱导支付源码公开销售

大量网友受涉黄诱导支付欺诈的原因在于这本身就是一个开放的市场,而且入行门槛极低。以“诱导支付”为关键字,在淘宝网上可以搜到大量正在贩卖涉黄诱导支付源码的链接,只要30元便能在淘宝上购买到一套简易的涉黄诱导支付源码。

  

一套价值30元的名为“蜜桃影院”的APP诱导支付源码产品包含29个色情视频和一份源码,还有一份声称能“日赚3000元”的讲解视频。色情视频中,最长视频为5分钟28秒,最短的仅有35秒。

  

“从程序语言可以看出,平台宣称的‘充值成为会员后可观看完整视频’一说根本就不存在。”软件编程行业从业者从施华(化名)看完程序语言后告诉《消费者报道》,“这套程序在运行到用户充值完后,就不再有任何程序逻辑进行了。也就是说,这套程序就是骗取用户会员费的,所有能够呈现的视频在预览阶段就已全部看完。”

(注:源码中没有“微信支付完毕”这一事件对应的源码,说明支付完毕后没有新的事件发生。)

  

通过讲解视频可知,这一套程序不仅提供源码,而且连支付接口以及服务器都已经准备妥当。购买者只需在程序中根据自己的需求修改收款账号、统计ID、网址、价格和图片文字内容即可。连平台下方看似十分真实的评论,都是早已做成的图片置入而成。

上述涉黄诱导支付仅能实现一次充值,程序便运行完成。更加高级的程序是实现多次诱导欺诈。表现在平台前端的便是,用户要充值升级会员等级,来观看完整视频。

本刊还接触到另外两个名为“撸撸影院”和“优播影院”的涉黄诱导支付平台。在这两个平台后端,操作者还可以对程序运行进行相应的修改。比如设置每次的观看时长,升级不同会员的金额,并上传支付二维码,还可以自己上传或者直接应用该平台提供的色情视频。同样,这些视频时长都极短,不存在“完整”之说。

“诱导支付的程序源码十分简单,一个普通的程序员花5天时间基本上可以编出来。”小黑分析道。

从施华告诉本刊:“这样一套诱导支付源码可复制性极高。拿到别人的源码后,更换相关图片和文字,对程序语言稍加修改就可以复制一个出来。”网络上层出不穷的大量涉黄诱导支付平台的“母版”仅为少数。

“我观察了几个涉黄诱导支付平台,发现他们的界面布局一模一样,文字和图片出现的位置完全相同,这基本可以确认来自同一套源码。”小黑解释道,“每个人拿到源码后,除了可以对图片和文字进行再编辑,还能修改平台名称,有一个涉黄诱导支付平台甚至在半个月内就更换了3个名字。”

由于在行业上游,倒卖涉黄诱导支付源码本就是一份生意。这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冒着法律风险悄悄从事这一行业。

目前,诱导支付行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运行逻辑十分清晰。一个涉黄诱导支付平台需要大量投放广告,通过一个跳板网站出现在用户手机上,再进行诱导支付。

  

小黑透露:“广告联盟等掌握推广渠道和流量的机构拿走了超过80%的利润。”

“这样的平台往往通过频繁更换关键字、域名甚至数字签名来规避技术监管。另一方面,一百块钱左右的诈骗金额还达不到立案的标准。”根据以往经验,小黑认为,如果有关部门真要查,可以通过追踪资金去向来调查。

支付平台应承担相应责任

涉黄诱导支付的滋生泛滥得益于移动支付的便捷性,其广告链接一般只会出现在移动端网站,而不会是PC端。

《消费者报道》调查发现,涉黄诱导支付平台主要有两种资金流转方式,一种是用户通过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平台汇款给身份明确的诱导支付操作者。

更常见的情形是不明身份的操作者通过一个跳板公司来进行诈骗,只有微信支付、支付宝和支付跳板平台才知道这些隐藏在暗处的操作者的真实身份信息,这也是其规避法律风险的重要手段。(如下图)

  

上述“蜜桃影院”的APP诱导支付源码就是经“比目支付”作为中间跳板。源码购买者通过申请比目支付账号,再将相应的Appkey放进程序之中,便可投入运营。

截至5月12日,聚投诉平台上被投诉的微信支付商户298个、支付宝商户127个。这些被投诉的商户名称千奇百怪,如飞马热点、骨德、麦源天盈,有的在网络上搜索不到任何信息。

本刊发现,部分收款商户是在工商局登记注册的实体公司。其中,深圳市库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库米科技”)和中艺蓝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遭到最多投诉。

库米科技派人员入驻了聚投诉处理投诉案件。该公司称,库米公司作为第三方公司,仅为APP和其他应用提供部分运营服务,与APP页面内容、运营活动等无关。

但事实上,库米科技难以摆脱自己涉嫌欺诈和传播淫物品之罪名。按照该公司在聚投诉平台上的售后指导,进入其处理投诉的QQ群。群内鸦雀无声,一个管理员添加了QQ称,称要观看完整视频需花费100元,且只有会员才有资格购买。

  

显然,库米科技在明知行为涉嫌欺诈和传播淫秽物品后,还公然在聚投诉平台发布联系方式,对投诉用户进行再次诱导,实行欺诈。

查阅“深圳市信用网”得知,库米科技成立于2016年5月17日,认缴注册资本总额1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陈浩南。陈还拥有一家独资企业:深圳市新维航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上库米科技一位名为张正的售后服务人员。起初,他承认了自己库米科技员工的身份,但在表明身份后,他突然改口,拒不承认自己的身份,称“打错了电话”。

另一方面,聚投诉负责人认为,微信和支付宝在支付页面上仅仅显示商户昵称,隐瞒真实身份,明知其欺诈问题而继续提供支付服务。

她反映,微信支付客服有直接处理部分投诉,但拒绝回应此类商户的真实身份和有无对其处罚等问题。而支付宝则直接拒绝受理此类投诉,但有回应已终止与数个被投诉商户的合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受骗的人数还在累积。

“购买淫秽物品属于违法行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这种行为并不给予保护。网友在遇到这样的情况后,可以通过到一些投诉平台和支付平台的投诉通道进行投诉,要求退款。”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彩凤在接受《消费者报道》采访时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