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胜美心穷的问题 100个王柏川也解救不了

2017年06月15日中国青年网

  

从曲妖精超奢华化妆台(if 姐给大家扒过)

  

到小包总划船不靠桨的撩妹尬聊。。。

  

  

22楼五美不出所料地延续了第一部的高话题度。

让 if 姐没想到的是,《欢乐颂2》的口碑却低得出乎意料,豆瓣评分5.2,比上一部(7.3分)足足低了2.1分。

  

大家的槽点方向比较集中,前两集的承上启下,剧情进展缓慢,像在看普吉岛旅游广告+《舌尖上的春节》纪录片。

  

  

配乐bgm也引发满满的吐槽,在“咖喱咖喱”的魔音贯耳中,要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还有20多首神曲即将上线,如果继续延续这种风格,姐估计要准备挂耳科了。

在剧集质量上,姐还是秉持继续观望的态度,从《琅琊榜》到《伪装者》,正午出品的电视剧一向讲究渐入佳境。

不过目前已经看出,上一季阶级差异明显的五美,在第二部中境遇越发拉大。

跟其他四美相比,樊胜美的春节堪称凄凄惨惨戚戚。

  

刚刚经历分手的安迪飞去普吉岛,在海边美美的疗情伤,身边还有小包总鞍前马后,殷勤照顾。

  

  

樊胜美则在家辛苦劳作。

  

  

还要忍受亲妈的百般试探,落下个不帮出逃哥哥回家的埋怨。

  

  

出身中产之家的关关,被妈妈安排和各种优秀的男孩子相亲。

  

樊胜美却自卑到连男友的妈妈都不敢见。

  

  

安迪旅行归来随手送出大几千的礼物。

  

而看着几个姐妹开开心心互换礼物,樊胜美只能默默消化这场尴尬。

  

她能送什么呢?从家回来甚至舍不得多吃一颗鸡蛋。

  

何谓落差?同样是有解决不了的麻烦,有些人能在广阔的海天之间放松心情;有些人只能在厨房里蓬头垢面。

  

  

这画面对比,可太扎心了!

而这种强烈的冲击,还不仅是普吉岛和人间烟火的反差。

其他四美的人生,即便存在隐患,但同时存在各种可能性。

曲筱绡不被封建固执的奶奶接纳,还被不学无术的哥哥明嘲暗讽,但她仍有各种机会证明自己的价值,比如飞一趟美国谈笔大生意。

  

  

邱莹莹和关关看似同是漂在上海,但她们身后有温暖的家庭作依托,在他人眼中,她们的事业和爱情仍有机会。

  

  

只有樊胜美没有依托,她的人生似乎没有了拐弯和岔道,整个世界只剩了一条前景不明的崎岖之路。

  

▲樊胜美与妈妈相处的所有场景中,没得到一句关心,母亲绝大多数的情绪仍牵挂在不能回乡过年的儿子身上。

随着这种悲伤的对比,《欢乐颂2》中暗藏的一种观点态度,也让姐如鲠在喉:

剧中的所有人都坚定不移的信奉一个道理——除非嫁人,否则樊胜美的人生没救了。

彷佛全世界都在说“别挣扎了,你只能靠结婚改变命运”。

  

曲筱绡曾在生意谈判中敲打王柏川“没钱没房可别想娶樊大姐”,而王柏川竟默认了这个说法,转头就开始劳模加班模式。

  

王柏川也亲手给樊胜美画了一张饼,许诺等到赚了大钱,所有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连安迪这样的独立女性,安慰小美的方式也是告诉她:“你还有王柏川”,全然不见手把手指挥曲筱绡搞定大牌代理的军师风采。

  

仿佛周围人都默认,樊胜美已放弃和生活决斗的勇气,笃信“只要有钱就能解决所有困境”。

  

至于钱如何赚呢?

祈祷王柏川早日发家致富吧。

而樊胜美不负众望,除了无底洞的家庭,她把安全感也捆绑在王柏川身上,希冀靠王柏川的奋斗能让她在上海过上梦寐以求的安稳生活。

  

她一边渴求早日如愿以偿,一边却袖手旁观置身事外,冷眼盯着王柏川的造梦进度,在得知邱莹莹的暧昧对象已在上海按揭买房后,愤懑地对王柏川生出一股不屑。

  

“因为我的前景是绑在他身上的。”

  

当然,姐能理解樊胜美孤独一掷背后的焦虑。

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无依无靠漂在上海,她着迷于这座五光十色的城市,渴望一天能成为它的主人。

她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家庭的重担几乎要压垮她,想找一个条件优越的人一起分担,不是不能理解。

  

但理解不代表认同。

通过嫁人解决困境,将负担转移给他人的方式不是正道,嫁个有钱人,也并不能解决她和巨婴家庭的问题。

对吸血鬼般不断榨取的原生家庭,重要的不是想尽方法填补拖延,而是不放弃自爱(虽然很难),维护自己,在必要时鼓起勇气进行分割。

举个例子吧,同是吸血鬼家庭,蔡少芬的母亲可能比樊胜美的妈妈更爱钱(出手也更狠)。

蔡少芬当年在当选港姐后,在母亲牵线下成为刘銮雄的“红颜知己”。

  

从此蔡少芬成了妈妈的提款机,她与大刘交往6年,据说刘銮雄前后共帮蔡母还了近1亿港币的债务。

高额高利贷逼得蔡少芬走投无路,她选择报警却被告知爱莫能助,只好召开记者招待会,公开断绝母子关系。而很早之前,她的哥哥就已经这样做了。

  

▲蔡母后来为修复母女关系加入基督教,信誓旦旦戒赌,却被传媒拍到在蔡少芬外婆去世时,蔡母还沉迷赌局,外婆的丧礼由蔡少芬一手操办。

虽然被逼走过歪路,但蔡少芬有一颗真正聪慧的心,意志也很坚定。

她没有因为陷入泥沼就得过且过,而是痛定思痛,毅然和大刘分手,并不因为贪图富贵而持续去糟蹋自己的人生。

在事业上,蔡少芬也非常努力,她拿出所有拼劲放在拍剧上,一步步成为TVB当家花旦。后来爱上名不见经传的张晋,不顾外界质疑的声音,愿与他同甘共苦。

婚后俩人的生活越来越好,张晋也成功翻身,蔡少芬事业、婚姻两手抓,炒房做得风生水起,港媒粗算她早已身价不菲。

  

钱确实能解决很多问题,但要填平贪婪的无底洞,只靠钱是不够的。

有勇气,够自爱,才能自救。

和蔡少芬的决然形成对比的是,梅艳芳就终生没算清这笔帐。

  

从家庭背景上,梅姑和樊胜美其实更相像,她也是早早出道扛起养家的重担,一生供养偏心的母亲和贪婪的哥哥。

梅妈溺爱儿子,一心照顾儿子全家上下,没钱了就找梅艳芳索要。

而梅哥被惯坏了,没有生活能力还挥霍无度。

直到去世前,梅艳芳才幡然醒悟,即便攒下了金山银山也不够家人如此压榨,她果断立下遗嘱按月给母亲生活费,其余财产全部捐赠。

  

▲梅姑的妈妈和哥哥

即便是如此,在她死后仍不得安宁,享受半生奢侈生活的母亲为多讨要生活费,无止境地和基金会打官司,甚至出卖女儿隐私博取眼球。

在妈妈和哥哥眼里,捐出遗产的梅艳芳欠了他们太多。

  

对这样的“家人”,要分割固然痛苦艰难,不是嘴皮碰碰就能解决的,但与其被拖累一生,壮士断腕虽然痛,却也是必然之举。

想要真正重获新生,与原生家庭分割这一步,恐怕也是《欢乐颂》中樊胜美逃避不了,必须迈过的坎。

毕竟她哥哥就像是她生活中的不定时炸弹,随时随地会炸出一地鸡毛。